卡卡 ♚

懒人一个,幻想狂

放假了

放假了,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之前欠下的,要还了

突然的惊喜,看文字可能是出中文曲?但是香蕉换了个策划之后,套路玩得好像还不错,能出预告,说明小队手术应该很成功,不管怎么样,期待五兄弟。

立个FLAG

12号考完试后,如果自我感觉良好的话,我就写个艾迪的小短文,哈哈哈,主人公看我头像。

第二个半价——4 完结(简繁体)

在金容仙二十一年的人生里,还从未遇到一个这样令她心动的人,文星伊,一个小她一岁,在冬天出生的人。但是金容仙却从未向文星伊表白过,尽管文星伊总是向她说着油腻的话,偶尔还有一些油腻的举动,但是金容仙很害怕,也许这些油腻的话、油腻的举动文星伊只是开玩笑的。

朴初珑暗中观察金容仙很久了,发现这位舍友有时傻笑,一边傻笑还一边自言自语,但是有时候又一脸忧伤的样子,以为金容仙傻了的朴初珑去请教另一位舍友——安孝真。

安孝真一边喝着可乐一边说:“很明显啊,谈恋爱了呗。”上次她去麦当劳的时候可是看到她和一个小师妹在上班时间打情骂俏的,而且那个小师妹自己刚好认识。

从未谈过恋爱的朴初珑自然不知道安孝真是如何从金容仙不寻常的举动中看出来她恋爱的,但是她还是很佩服安孝真的推理,不愧是老司机。

“但是她和谁谈恋爱啊?我们课那么多,她还有兼职,哪有空谈恋爱啊?上次向她表白的男生不是都被拒绝了吗?”

安孝真高深莫测地说了一句:“可能太阳离月亮和星星比较近吧。”朴初珑莫名其妙,月亮离太阳一点都不近好吗?明明是水星最近!

忙着纠结的金容仙自然是不知道舍友已经看穿一切,她不是一个主动的人,让她开口表白是很难的,于是她向安孝真求救:“孝真啊,你之前都是怎么表白的啊?”

安孝真挑一挑眉:“你为什么要问我这种事情?有点奇怪啊。”

金容仙一时语塞,结结巴巴的回答:“最近看了一节爱情心理学的网课,有点好奇。”

安孝真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我都是等别人告白的。不过嘛,在恋爱上我还是要比你们有经验的,那就是有时候就是要主动一点捅破那层窗户纸,说不定对方也喜欢你呢,只是怂而已。”

金容仙一下子就慌张起来了:“什么呀,又......又不是我要表白。”

“我也没说你要啊,干嘛那么慌张。”安孝真一副“我就看看你不说话”的样子。

金容仙拿出手机,看着手机屏幕,若有所思。

 

文星伊站在镜子前,不断地转着身体,“华莎啊,你看我这身怎么样?”

华莎无奈地靠在椅子上,说:“星伊欧尼,这已经是你第100次问我了,我也是第100次回答你了,很好看,很帅,容仙欧尼肯定会被你迷倒的。”

文星伊摇着华莎的肩膀:“我这可是要去表白的啊,要是失败了怎么办啊?”

“欧尼,你要相信你自己,也要相信容仙欧尼。你会成功的,要是不成功的话,我帮你写一个学期的作业。”华莎自信的说。

尽管文星伊在镜子前折腾了很久,但是她还是提前半小时到达和金容仙约定的地点。黑色毛呢大衣内搭白色衬衫,穿着牛仔裤,还特意吹了个逗号刘海,满满的少年感,路过的不管是男是女都回头看她,尤其是女生,不是还发出“好帅气”的惊叹。

文星伊等了大概15分钟,就看到她心心念念的人在向她走来。

其实不只文星伊为了穿什么纠结了很久,金容仙在镜子前也烦恼了很长时间,直到朴初珑和安孝真联手把她推出宿舍。

金容仙穿的很简单,白色的毛衣和牛仔裤,但是把头发放下了,多了一份成熟的女人味。

文星伊满脸笑容地看着金容仙向她走来,她多希望这个时刻只属于她们两个。

“等很久了吗?”

文星伊摇摇头,说:“没有,刚刚好呢。”

金容仙笑了:“那我们走吧。”说完,便自动挽上文星伊的手臂,文星伊感觉自己的心跳刚刚漏了一拍。

两人要去的地方是游乐场,地点是金容仙定的,本来文星伊以为金容仙应该不怕那些机动游戏的,结果一趟过山车下来,文星伊的脑海中都是金容仙的尖叫声。去鬼屋吧,一开始金容仙还抗拒来着,但是作为增进情侣感情的十大圣地之一的鬼屋,文星伊怎么可能放弃,终于,在文星伊“我会保护你”的保证下,金容仙还是答应了。

金容仙一进到去就紧紧地抱着文星伊的手臂,文星伊是一点都不怕的,所以她很享受这种近距离接触。可是等到有工作人员出来的时候,金容仙被吓得要去打工作人员,不久前尝试过“长安洞火焰拳”滋味的文星伊连忙拦住金容仙,并把她搂在怀里。

被文星伊搂在怀里之后,金容仙立马就安静下来了,更加亲密的接触让两人都有点紧张,金容仙除了偶尔尖叫之外没有说过多的话语,而文星伊一边说:“欧尼,别怕,有我在呢。”一边护着金容仙走出了鬼屋。

惊魂未定的金容仙发现自己被文星伊搂在怀里,不好意思的退了出去,看到文星伊有点失望的样子,金容仙眼神闪烁,忽然间她看到了前面的摩天轮,就像找到救星一样,指着摩天轮说:“星伊啊,我们去做摩天轮吧。”

文星伊顿时觉得机会来了,宠溺的看着金容仙:“好啊。”

两人来到摩天轮前,排队的人不是很多,她们很快就进了车厢里。金容仙对着窗外的景观不停地惊叹,像一个小孩子,文星伊只好宠溺有无奈地看着她。

突然,金容仙说:“星伊啊,你知道吗,听说在摩天轮上接吻的情侣会永远在一起。”

文星伊愣了一下,她有点说不出话来:容仙欧尼是在表白吗?不对啊,这应该是我的台词啊。文星伊看着望着窗外的金容仙,鼓起勇气地走了上去,从后面抱住了金容仙。

“容仙啊,我,我从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

“我也是。”说完,金容仙转过头来对文星伊笑,文星伊深情地注视了金容仙十几秒后,吻了上去。

“星伊啊,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当然了。”

End

----------------------------------------------繁体-----------------------------------------

在金容仙二十一年的人生裏,還從未遇到一個這樣令她心動的人,文星伊,一個小她一歲,在冬天出生的人。但是金容仙卻從未向文星伊表白過,儘管文星伊總是向她說著油膩的話,偶爾還有一些油膩的舉動,但是金容仙很害怕,也許這些油膩的話、油膩的舉動文星伊只是開玩笑的。

樸初瓏暗中觀察金容仙很久了,發現這位舍友有時傻笑,一邊傻笑還一邊自言自語,但是有時候又一臉憂傷的樣子,以為金容仙傻了的樸初瓏去請教另一位舍友——安孝真。

安孝真一邊喝著可樂一邊說:“很明顯啊,談戀愛了唄。”上次她去麥當勞的時候可是看到她和一個小師妹在上班時間打情罵俏的,而且那個小師妹自己剛好認識。

從未談過戀愛的樸初瓏自然不知道安孝真是如何從金容仙不尋常的舉動中看出來她戀愛的,但是她還是很佩服安孝真的推理,不愧是老司機。

“但是她和誰談戀愛啊?我們課那麼多,她還有兼職,哪有空談戀愛啊?上次向她表白的男生不是都被拒絕了嗎?”

安孝真高深莫測地說了一句:“可能太陽離月亮和星星比較近吧。”樸初瓏莫名其妙,月亮離太陽一點都不近好嗎?明明是水星最近!

忙著糾結的金容仙自然是不知道舍友已經看穿一切,她不是一個主動的人,讓她開口表白是很難的,於是她向安孝真求救:“孝真啊,你之前都是怎麼表白的啊?”

安孝真挑一挑眉:“你為什麼要問我這種事情?有點奇怪啊。”

金容仙一時語塞,結結巴巴的回答:“最近看了一節愛情心理學的網課,有點好奇。”

安孝真露出一個神秘的微笑:“我都是等別人告白的。不過嘛,在戀愛上我還是要比你們有經驗的,那就是有時候就是要主動一點捅破那層窗戶紙,說不定對方也喜歡你呢,只是慫而已。”

金容仙一下子就慌張起來了:“什麼呀,又......又不是我要表白。”

“我也沒說你要啊,幹嘛那麼慌張。”安孝真一副“我就看看你不說話”的樣子。

金容仙拿出手機,看著手機螢幕,若有所思。

 

文星伊站在鏡子前,不斷地轉著身體,“華莎啊,你看我這身怎麼樣?”

華莎無奈地靠在椅子上,說:“星伊歐尼,這已經是你第100次問我了,我也是第100次回答你了,很好看,很帥,容仙歐尼肯定會被你迷倒的。”

文星伊搖著華莎的肩膀:“我這可是要去表白的啊,要是失敗了怎麼辦啊?”

“歐尼,你要相信你自己,也要相信容仙歐尼。你會成功的,要是不成功的話,我幫你寫一個學期的作業。”華莎自信的說。

儘管文星伊在鏡子前折騰了很久,但是她還是提前半小時到達和金容仙約定的地點。黑色毛呢大衣內搭白色襯衫,穿著牛仔褲,還特意吹了個逗號劉海,滿滿的少年感,路過的不管是男是女都回頭看她,尤其是女生,不是還發出“好帥氣”的驚歎。

文星伊等了大概15分鐘,就看到她心心念念的人在向她走來。

其實不只文星伊為了穿什麼糾結了很久,金容仙在鏡子前也煩惱了很長時間,直到樸初瓏和安孝真聯手把她推出宿舍。

金容仙穿的很簡單,白色的毛衣和牛仔褲,但是把頭發放下了,多了一份成熟的女人味。

文星伊滿臉笑容地看著金容仙向她走來,她多希望這個時刻只屬於她們兩個。

“等很久了嗎?”

文星伊搖搖頭,說:“沒有,剛剛好呢。”

金容仙笑了:“那我們走吧。”說完,便自動挽上文星伊的手臂,文星伊感覺自己的心跳剛剛漏了一拍。

兩人要去的地方是遊樂場,地點是金容仙定的,本來文星伊以為金容仙應該不怕那些機動遊戲的,結果一趟過山車下來,文星伊的腦海中都是金容仙的尖叫聲。去鬼屋吧,一開始金容仙還抗拒來著,但是作為增進情侶感情的十大聖地之一的鬼屋,文星伊怎麼可能放棄,終於,在文星伊“我會保護你”的保證下,金容仙還是答應了。

金容仙一進到去就緊緊地抱著文星伊的手臂,文星伊是一點都不怕的,所以她很享受這種近距離接觸。可是等到有工作人員出來的時候,金容仙被嚇得要去打工作人員,不久前嘗試過“長安洞火焰拳”滋味的文星伊連忙攔住金容仙,並把她摟在懷裏。

被文星伊摟在懷裏之後,金容仙立馬就安靜下來了,更加親密的接觸讓兩人都有點緊張,金容仙除了偶爾尖叫之外沒有說過多的話語,而文星伊一邊說:“歐尼,別怕,有我在呢。”一邊護著金容仙走出了鬼屋。

驚魂未定的金容仙發現自己被文星伊摟在懷裏,不好意思的退了出去,看到文星伊有點失望的樣子,金容仙眼神閃爍,忽然間她看到了前面的摩天輪,就像找到救星一樣,指著摩天輪說:“星伊啊,我們去做摩天輪吧。”

文星伊頓時覺得機會來了,寵溺的看著金容仙:“好啊。”

兩人來到摩天輪前,排隊的人不是很多,她們很快就進了車廂裏。金容仙對著窗外的景觀不停地驚歎,像一個小孩子,文星伊只好寵溺有無奈地看著她。

突然,金容仙說:“星伊啊,你知道嗎,聽說在摩天輪上接吻的情侶會永遠在一起。”

文星伊愣了一下,她有點說不出話來:容仙歐尼是在表白嗎?不對啊,這應該是我的臺詞啊。文星伊看著望著窗外的金容仙,鼓起勇氣地走了上去,從後面抱住了金容仙。

“容仙啊,我,我從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喜歡上你了。”

“我也是。”說完,金容仙轉過頭來對文星伊笑,文星伊深情地注視了金容仙十幾秒後,吻了上去。

“星伊啊,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嗎?”

“當然了。”

End

----------------------------------------作者碎碎念---------------------------------------终于写完了,拖了那么久。这次终于将文总的名字打对了,迟来的生日快乐。又是深夜发文,我快成为深夜写手了,这不是个好习惯,大家不要学我。

因为我是个leggo,所以我的文里面会不可避免的出现艾迪,而至于为什么是Le,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其实团霸和容仙都是91年的,甚至容仙还比团霸大十个月。

最后,希望大家喜欢,明年见。

第二个半价(3)——简繁体

我終於,修改完了😪

       自从知道文星伊有喜欢的人后,丁辉人和华莎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起来了,她们隐秘观察文星伊的举动,发现她每天上午11点准时消失,结合文星伊身上的味道,华莎推断文星伊每天去的地方应该是麦当劳的甜品站。

       “可是,这附近有两三个麦当劳的甜品站,怎么知道星依欧尼去的是哪一间?”丁辉人问。

      “你是pabu吗?跟踪她不就能知道了吗?”虽然华莎比丁辉人小一岁,但是往往是一副“大哥”作风。

      “这样好吗?要是被星伊欧尼知道了......”丁辉人不免有点担心,虽然文星伊脾气很好,但生气起来可是谁都惹不起的。

      “我们可以假装偶遇啊。”

      就这样,跟踪文星伊计划就这么定下来了。

      文星伊最近有点不爽,因为去甜品站的人越来越多了,虽然自己每天都是第一个去到,但是无奈一去到,自己的身后就有人在排队了,文星伊还没来得及和金容仙说上几句话,就得让开给下一个人。而丁辉人和华莎两个人还会时不时的来探自己的口风,她总不能跟她们说自己怂,到现在都不敢表白吧,作为三人中年龄最大的,她也是要面子的。

      文星伊像往常一样准时到达甜品站,让她高兴的是,周围没有什么人,也就是说她可以和金容仙聊久一点了。正当文星伊和金容仙有说有笑时,文星伊的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星伊欧尼,好巧啊。”文星伊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有点尴尬,她转过头去,看到丁辉人和华莎带着“原来如此”的笑容看着她。

      “啊,啊,好巧啊,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虽然嘴上是这么问的,但是文星伊也猜到肯定是这两个人跟踪自己了。

      “辉人说想吃麦当劳的甜筒了,我就陪她来买咯。第二个半价不是吗?”华莎沙哑的嗓音透露着“got you的意味。

      虽然金容仙有点奇怪,但她还是先开口了:“你们是星伊的同学吗?请问想要点什么?”脸上是一如既往的笑容。

     “对啊对啊,我们是星伊欧尼的高中兼大学同学,我叫丁辉人,这是华莎,欧尼你叫什么名字?”

      金容仙觉得丁辉人就像小狗一样,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笑容也跟着变大了:“我叫金容仙,是你们的学姐哦。”

      一听到“金容仙”三个字后,丁辉人睁大了眼睛,“金容仙?欧尼你是solar!

       “solar?去年学校歌唱大赛的冠军?”华莎听到丁辉人这么说,自己也反应过来了,丁辉人可是一直吵着要和solar合唱一首的。

       金容仙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认出自己,笑着点点头:“是,我是solar,solar是我的英文名,不过没想到会有人认出我来。”

       “啊。”华莎突然叫了一声,吸引了其他三个人的注意,“星伊欧尼的英文名是moonstar,容仙欧尼的英文名是solar,moon &sun诶。”

       听到华莎的话的丁辉人秒懂,“这么一说是哦,还有容仙欧尼你的头发是粉红色的,星伊欧尼的头发是蓝色的,很相衬诶。”

       文星伊听到两个妹妹的话,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当她转过头去看到金容仙因害羞而变红的脸,又不免开心起来:她害羞了!她害羞了!

     华莎和丁辉人是和文星伊一起走的,走到学校大门的时候,文星伊立马箍住两个人的脖子:“你们两个跟踪我。”

    “欧尼,不这样怎么知道你喜欢的是谁啊,而且,我们今天可是给你助攻了不是吗。”丁辉人挣扎着说。

       一听到这句话,文星伊有想起来金容仙害羞的样子,手上的力气不免小了,丁辉人和华莎趁着这个空当,摆脱了文星伊的箍颈。

      “可是,欧尼不是我说你,你不要告诉我你们见面的地点就只有甜品站,然后你还没表白。”华莎说话总是能一针见血。

       文星伊无话可说。华莎见状,也不忍心继续打击文星伊,走上前去拍拍文星伊的肩膀,说:“欧尼,你要主动一点,追女孩子不就是要主动吗?”

      丁辉人也点点头:“而且,容仙欧尼看上去也喜欢你啊,你们两个人总得要有人主动一点的。”

     “你又是怎么看出她喜欢我的?”

     “女孩子的直觉。”丁辉人说。

       文星伊虽然嘴上说着“我也是女孩子怎么直觉不出来,还有你们不要装作很有经验的样子”,但其实心里已在思考:容仙欧尼真的喜欢我吗?那我怎么可以这么怂,我应该主动一点吗?

      这时,文星伊的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她拿起手机一看,是金容仙的短信:星伊啊,明天我休息不用上班,你明天有空吗?不如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华莎和丁辉人看着文星伊愣愣的盯着手机屏幕,好奇心驱使她们探过头去看,看到信息的内容后,两个人都会心一笑:“欧尼,你可要抓紧机会哦。”

-------------------------简繁体分割线-------------------------------------

      自從知道文星伊有喜歡的人後,丁輝人和華莎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燒起來了,她們隱秘觀察文星伊的舉動,發現她每天上午11點準時消失,結合文星伊身上的味道,華莎推斷文星伊每天去的地方應該是麥當勞的甜品站。

      “可是,這附近有兩三個麥當勞的甜品站,怎麼知道星伊歐尼去的是哪一間?”丁輝人問。

      “你是pabu嗎?跟蹤她不就能知道了嗎?”雖然華莎比丁輝人小一歲,但是往往是一副“大哥”作風。

      “這樣好嗎?要是被星伊歐尼知道了......”丁輝人不免有點擔心,雖然文星伊脾氣很好,但生氣起來可是誰都惹不起的。

      “我們可以假裝偶遇啊。”

      就這樣,跟蹤文星伊計畫就這麼定下來了。

      文星伊最近有點不爽,因為去甜品站的人越來越多了,雖然自己每天都是第一個去到,但是無奈一去到,自己的身後就有人在排隊了,文星伊還沒來得及和金容仙說上幾句話,就得讓開給下一個人。而丁輝人和華莎兩個人還會時不時的來探自己的口風,她總不能跟她們說自己慫,到現在都不敢表白吧,作為三人中年齡最大的,她也是要面子的。

      文星伊像往常一樣準時到達甜品站,讓她高興的是,周圍沒有什麼人,也就是說她可以和金容仙聊久一點了。正當文星伊和金容仙有說有笑時,文星伊的身後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星伊歐尼,好巧啊。”文星伊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有點尷尬,她轉過頭去,看到丁輝人和華莎帶著“原來如此”的笑容看著她。

      “啊,啊,好巧啊,你們怎麼會在這裏?”雖然嘴上是這麼問的,但是文星伊也猜到肯定是這兩個人跟蹤自己了。

      “輝人說想吃麥當勞的甜筒了,我就陪她來買咯。第二個半價不是嗎?”華莎沙啞的嗓音透露著“got you的意味。

      雖然金容仙有點奇怪,但她還是先開口了:“你們是星伊的同學嗎?請問想要點什麼?”臉上是一如既往的笑容。

     “對啊對啊,我們是星伊歐尼的高中兼大學同學,我叫丁輝人,這是華莎,歐尼你叫什麼名字?”

      金容仙覺得丁輝人就像小狗一樣,也是個可愛的孩子啊,笑容也跟著變大了:“我叫金容仙,是你們的學姐哦。”

      一聽到“金容仙”三個字後,丁輝人睜大了眼睛,“金容仙?歐尼你是solar!

      “solar?去年學校歌唱大賽的冠軍?”華莎聽到丁輝人這麼說,自己也反應過來了,丁輝人可是一直吵著要和solar合唱一首的。

      金容仙沒想到居然會有人認出自己,笑著點點頭:“是,我是solar,solar是我的英文名,不過沒想到會有人認出我來。”

      “啊。”華莎突然叫了一聲,吸引了其他三個人的注意,“星伊歐尼的英文名是moonstar,容仙歐尼的英文名是solar,moon &sun誒。”

       聽到華莎的話的丁輝人秒懂,“這麼一說是哦,還有容仙歐尼你的頭髮是粉紅色的,星伊歐尼的頭髮是藍色的,很相襯誒。”

      文星伊聽到兩個妹妹的話,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當她轉過頭去看到金容仙因害羞而變紅的臉,又不免開心起來:她害羞了!她害羞了!

      華莎和丁輝人是和文星伊一起走的,走到學校大門的時候,文星伊立馬箍住兩個人的脖子:“你們兩個跟蹤我。”

     “歐尼,不這樣怎麼知道你喜歡的是誰啊,而且,我們今天可是給你助攻了不是嗎。”丁輝人掙扎著說。

     一聽到這句話,文星伊有想起來金容仙害羞的樣子,手上的力氣不免小了,丁輝人和華莎趁著這個空當,擺脫了文星伊的箍頸。

   “可是,歐尼不是我說你,你不要告訴我你們見面的地點就只有甜品站,然後你還沒表白。”華莎說話總是能一針見血。

    文星伊無話可說。華莎見狀,也不忍心繼續打擊文星伊,走上前去拍拍文星伊的肩膀,說:“歐尼,你要主動一點,追女孩子不就是要主動嗎?”

    丁輝人也點點頭:“而且,容仙歐尼看上去也喜歡你啊,你們兩個人總得要有人主動一點的。”

    “你又是怎麼看出她喜歡我的?”

    “女孩子的直覺。”丁輝人說。

     文星伊雖然嘴上說著“我也是女孩子怎麼直覺不出來,還有你們不要裝作很有經驗的樣子”,但其實心裏已在思考:容仙歐尼真的喜歡我嗎?那我怎麼可以這麼慫,我應該主動一點嗎?

      這時,文星伊的手機的短信提示音響了,她拿起手機一看,是金容仙的短信:星伊啊,明天我休息不用上班,你明天有空嗎?不如我們一起出去玩吧。

      華莎和丁輝人看著文星伊愣愣的盯著手機螢幕,好奇心驅使她們探過頭 去看,看到資訊的內容後,兩個人都會心一笑:“歐尼,你可要抓緊機會哦。”

---------------碎碎念分割線-----------------------------------------------

想不到我竟然把结局拖到了第四章,突然多了粉丝,我有点慌,因为我写文真的是因为兴趣,而且我最近要沉迷于学习不能自拔,因为要期末考了,所以希望关注我的小可爱们不要太失望。

第二个半价(2)【简繁体】

『简体』                                                                                                       一开始金容仙觉得文星伊是个cool girl,染着蓝色头发,带着冷淡的表情 ,即使在自己对她说“你是我今天的第一个客人哦”时也只是微微一笑。

不过当文星伊把左手的甜筒递给她时,她却莫名地觉得很温暖。果然冰冷的外表有着一颗温暖的心啊,金容仙在心里下了个定义。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金容仙每次去上班都带着一些期待,偶尔没有客人的时候,她就发发呆,看到原味甜筒的图片,就不禁想起那天那个蓝色头发的女生,说不清为什么会对那位女生抱着一种期待的心情。“伊桑黑,为什么我总是忍不住想起她呢?”金容仙觉得自己是在是太奇怪了。

直到那天,当文星伊再一次成为她的“第一个客人”时,金容仙才有点明白,或许这就是喜欢的心情吧。她想了解对方,于是试探性地询问对方是不是附近的学生。

Y大的学生,YES!大一,太好了。名字叫文星伊,真是个好听的名字,眼睛里也是带着星星啊。并且,这人笑起来跟不笑或微微一笑差别有点大啊,印第安的酒窝看起来有点可爱诶,金容仙的内心里都是戏。

以前,金容仙总是吐槽麦当劳的“第二个半价”,因为对于单身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个惩罚,可是当文星伊再一次将左手的甜筒递给她时,她在心里收回了对它的吐槽。

尽管金容仙很想和文星伊聊久一点,但她是个有责任心的人,清楚自己还要工作,而文星伊也知道金容仙有工作在身,不方便聊天,所以两人没有聊很久,等到文星伊将甜筒吃完,两个人也就聊完了。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想见那个人的心情也会变得迫切起来。文星伊现在就是这样一种心情。尽管文星伊是大一,但是课有点多,在学校里很难和金容仙见面,所以,文星伊去甜品站的次数更加频繁了,从一星期一次,到一星期两次再到每天一次。虽然不是次次都会买甜筒,但是买甜筒的时候总会买两个。

因为金容仙在工作的缘故,两人每次聊的时间不是很长,但这并不妨碍文星伊加深对金容仙的了解,比如金容仙喜欢辣炒年糕喜欢到可以当饭吃的地步,不喜欢吃蔬菜等等。

文星伊还喜欢对金容仙说油腻的话,比如当金容仙问她为什么天天都来甜品站时,她会回答“因为你美。”又比如当金容仙向她抱怨有些人来了好多次了,但是好像都不记得她时,她会对金容仙说:“我不就记得你了吗?”诸如此类的情况在她们熟了以后出现过很多次,但是,金容仙每次都是一边打她一边说“伊桑黑”,这让文星伊不免有点失落。

这种失落的情绪被文星伊的高中兼大学同班同学丁辉人察觉到了:“欧尼,你最近有点奇怪啊。”

“哪里奇怪了?”

丁辉人凑前说:“这段时间总是可以看见你在傻笑,但是笑完之后又总是失落地叹气,最重要的是,你身上总是带着麦当劳甜筒的味道,你不是不喜欢吃雪糕的吗?”

文星伊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的确是有一股淡淡的甜筒的味道,“这你都能闻得出来,丁辉人,你是狗吗?”

“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星伊欧尼,你是谈恋爱了吗?”

这句话刚巧被过来找她们的同样是高中兼大学同学的华莎听到了:“谈恋爱?星伊欧尼你谈恋爱了?”华莎觉得文星伊在谈恋爱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虽然她平时总是说着油腻的话,还常常做出撩妹的举动,但是却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也没看她喜欢过什么人,感情生活单调到让华莎都快怀疑文星伊性冷淡了。

面对两个妹妹的逼问,文星伊有些不知所措:“没有啦,只是,只是有喜欢的人了。”

“谁啊?”丁辉人和华莎不约而同地问。

“你们两个干嘛那么好奇啊。”说完,文星伊就像逃跑一样离开了。但是两个妹妹的问题也提醒她了,那就是,她要什么时候才能表白啊。

文星伊生平第一次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怂。

--------------------------简繁体分割线------------------------------------

一開始,金容仙覺得文星伊是個cool girl。染著藍色頭髮,帶著冷淡的

表情,即使在自己對她說“你是我今天的第一個客人哦”时也只是微微一笑。

不過當文星伊把左手的甜筒遞給她時,她卻莫名地覺得很溫暖。果然冰冷的外表有著一顆溫暖的心啊,金容仙在心裏下了個定義。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金容仙每次去上班都帶著一些期待,偶爾沒有客人的時候,她就發發呆,看到原味甜筒的圖片,就不禁想起那天那個藍色頭髮的女生,說不清為什麼會對那位女生抱著一種期待的心情。“伊桑黑,為什麼我總是忍不住想起她呢?”金容仙覺得自己是在是太奇怪了。

直到那天,當文星伊再一次成為她的“第一個客人”時,金容仙才有點明白,或許這就是喜歡的心情吧。她想瞭解對方,於是試探性地詢問對方是不是附近的學生。

Y大的學生,YES!大一,太好了。名字叫文星伊,真是個好聽的名字,眼睛裏也是帶著星星啊。並且,這人笑起來跟不笑或微微一笑差別有點大啊,印第安的酒窩看起來有點可愛誒,金容仙的內心裏都是戲。

以前,金容仙總是吐槽麥當勞的“第二個半價”,因為對於單身的人來說,這簡直是個懲罰,可是當文星伊再一次將左手的甜筒遞給她時,她在心裏收回了對它的吐槽。

儘管金容仙很想和文星伊聊久一點,但她是個有責任心的人,清楚自己還要工作,而文星伊也知道金容仙有工作在身,不方便聊天,所以兩人沒有聊很久,等到文星伊將甜筒吃完,兩個人也就聊完了。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想見那個人的心情也會變得迫切起來。文星伊現在就是這樣一種心情。儘管文星伊是大一,但是課有點多,在學校裏很難和金容仙見面,所以,文星伊去甜品站的次數更加頻繁了,從一星期一次,到一星期兩次再到每天一次。雖然不是次次都會買甜筒,但是買甜筒的時候總會買兩個。

因為金容仙在工作的緣故,兩人每次聊的時間不是很長,但這並不妨礙文星伊加深對金容仙的瞭解,比如金容仙喜歡辣炒年糕喜歡到可以當飯吃的地步,不喜歡吃蔬菜等等。

文星伊還喜歡對金容仙說油膩的話,比如當金容仙問她為什麼天天都來甜品站時,她會回答“因為你美。”又比如當金容仙向她抱怨有些人來了好多次了,但是好像都不記得她時,她會對金容仙說:“我不就記得你了嗎?”諸如此類的情況在她們熟了以後出現過很多次,但是,金容仙每次都是一邊打她一邊說“伊桑黑”,這讓文星伊不免有點失落。

這種失落的情緒被文星伊的高中兼大學同班同學丁輝人察覺到了:“歐尼,你最近有點奇怪啊。”

“哪里奇怪了?”

丁輝人湊前說:“這段時間總是可以看見你在傻笑,但是笑完之後又總是失落地歎氣,最重要的是,你身上總是帶著麥當勞甜筒的味道,你不是不喜歡吃雪糕的嗎?”

文星伊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味道,的確是有一股淡淡的甜筒的味道,“這你都能聞得出來,丁輝人,你是狗嗎?”

“問題不在這裏,問題在於,星伊歐尼,你是談戀愛了嗎?”

這句話剛巧被過來找她們的同樣是高中兼大學同學的華莎聽到了:“談戀愛?星伊歐尼你談戀愛了?”華莎覺得文星伊在談戀愛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雖然她平時總是說著油膩的話,還常常做出撩妹的舉動,但是卻沒有談過一次戀愛,也沒看她喜歡過什麼人,感情生活單調到讓華莎都快懷疑文星伊性冷淡了。

面對兩個妹妹的逼問,文星伊有些不知所措:“沒有啦,只是,只是有喜歡的人了。”

“誰啊?”丁輝人和華莎不約而同地問。

“你們兩個幹嘛那麼好奇啊。”說完,文星伊就像逃跑一樣離開了。但是兩個妹妹的問題也提醒她了,那就是,她要什麼時候才能表白啊。

文星伊生平第一次不得不承認自己有點慫。

----------------------------------碎碎念分割线------------------------------------------

复习累了,然后就打了第二篇,突然觉得自己好勤快哈哈哈。

不知不觉就快期末考试了,然而我的笔记还没整理完,唉

有没有觉得这一章有点乱或不合逻辑?我当局者迷可能看不到

下一章应该就是结局了

第二个半价(1)

写到第三章才被告诉我把飘里的名字打错了😂😂😂,受不了错别字的我,复习完了后来改一下,看过的木木们忽视就好了
感谢提醒的@懵zz同学

第二个半价(简体)

       说实话,文星伊是不怎么喜欢吃雪糕的。而至于她现在为什么站在麦当劳的甜品站的窗口前,绝对不是因为她买东西花的时间太久有点饿了,也不是因为来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甜品站离开的时候也看到了它,更加不是因为甜品站里的员工长得很好看,绝对不是。

      “你好,请问要点什么?”女孩的声音很好听,染着粉红色的头发,脸颊肉肉的,笑起来脸颊肉都堆起来了。

      啊,好可爱。文星伊在心里暗叹。

     “咳。”文星伊清咳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失神,“请给我一个原味甜筒,谢谢。”

     “你是我今天第一个客人哦。”女孩笑着说。

     “真的?”文星伊有点不相信,不过她回忆自己刚开始经过的时候,甜品站的确还没开门。

     “真的,因为甜品站11点才开门,我刚开门你就来了。”女孩说完准备转身去制作圆筒。

     “等一下。”文星伊叫住了女孩,“还是要两个吧,毕竟第二个半价。”

     “好的。”女孩看上去心情很好,笑得很开心。

      虽然笑起来给人傻傻的感觉,可就是又可爱又好看啊。文星伊再次在心里感叹。她看着女孩熟练地操作雪糕机,不一会,两个原味甜筒便做好了。

       “给。拿好哦。”女孩将甜筒递给文星伊。

“谢谢。”文星伊微笑着接过甜筒,将左手的甜筒递给女孩,“这个送你,祝你有个美好的一天。”

      女孩有点惊讶,但是也反应过来,“谢谢你,你也是,祝你有个愉快的一天。”

      文星伊一边吃着甜筒,一边走回学校,边走还边自言自语:“这个甜筒还挺好吃的。”然后又想起那位女生的笑脸,走着走着傻笑起来:“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生呢?哦文星伊,你这是怎么了,穷桑恰动!”文星伊抚着自己的胸口,感觉到自己异于平时的心跳。

       “可是,还是不知道那位女生叫什么名字啊。”刚傻笑完没多久的文星伊又露出一副失落的表情。

       但是,谁说甜筒只能买一次啊。

      一个星期以后,文星伊故意掐准时间,躲在甜品站附近的一个角落,看着那天的那位女孩过来开门,文星伊等了几分钟,然后装作很偶然地走到甜品站前,假装看着甜品推荐。

     女孩很快就注意到文星伊,她吃了一惊:“是你!”

     文星伊笑着说:“为什么这么惊讶?难道我又是第一个客人吗?”

      女孩愣愣的点点头,“对啊,真是太巧了,怎么两次都是你呢?你是附近的学生吗?”

     “嗯,Y大的,大一。”

      女孩听了后,眼睛里带着惊讶与喜悦,声音里带着些激动:“真的吗?我也是Y大的,我大二了,说起来,你还得叫我欧尼呢。”

       文星伊的内心顿时风起云涌,但是她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带着冷静的笑容说:“那我可以知道欧尼你的名字吗?我叫文星伊。”

      “我叫金容仙。”金容仙笑得很开心,虽然平时也会经常遇到Y大的学生,但是像这样巧的还是第一次。“那你要点什么?”

      文星伊这时才真正笑开,笑得时候会现出她的印第安酒窝,眼睛弯弯的像月亮,“那我要两个原味甜筒好了。”

     那天,文星伊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甜筒要经常买。

-----------------------------简繁体分割线---------------------------------

 

第二個半價

        說實話,文星伊是不怎麼喜歡吃雪糕的。而至於她現在為什麼站在麥當勞的甜品站的窗口前,絕對不是因為她買東西花的時間太久有點餓了,也不是因為來的時候無意間看到甜品站離開的時候也看到了它,更加不是因為甜品站裏的員工長得很好看,絕對不是。

        “你好,請問要點什麼?”女孩的聲音很好聽,染著粉紅色的頭髮,臉頰肉肉的,笑起來臉頰肉都堆起來了。

        啊,好可愛。文星伊在心裏暗歎。

       ”咳。”文星伊清咳一聲來掩飾自己的失神,“請給我一個原味甜筒,謝謝。”

      “你是我今天第一個客人哦。”女孩笑著說。

      “真的?文星伊有點不相信,不過她回憶自己剛開始經過的時候,甜品站的確還沒開門。

       “真的,因為甜品站11點才開門,我剛開門你就來了。”女孩說完準備轉身去製作圓筒。

       “等一下。”文星伊叫住了女孩,“還是要兩個吧,畢竟第二個半價。”

       “好的。”女孩看上去心情很好,笑得很開心。

        雖然笑起來給人傻傻的感覺,可就是又可愛又好看啊。文星伊再次在心裏感歎。她看著女孩熟練地操作雪糕機,不一會,兩個原味甜筒便做好了。

       “給。拿好哦。”女孩將甜筒遞給文星伊。

“謝謝。”文星伊微笑著接過甜筒,將左手的甜筒遞給女孩,“這個送你,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女孩有點驚訝,但是也反應過來,“謝謝你,你也是,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

       文星伊一邊吃著甜筒,一邊走回學校,邊走還邊自言自語:“這個甜筒還挺好吃的。”然後又想起那位女生的笑臉,走著走著傻笑起來:“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女生呢?哦文星伊,你這是怎麼了,窮桑恰動!”文星伊撫著自己的胸口,感覺到自己異於平時的心跳。

       “可是,還是不知道那位女生叫什麼名字啊。”剛傻笑完沒多久的文星伊又露出一副失落的表情。

       但是,誰說甜筒只能買一次啊。

        一個星期以後,文星伊故意掐準時間,躲在甜品站附近的一個角落,看著那天的那位女孩過來開門,文星伊等了幾分鐘,然後裝作很偶然地走到甜品站前,假裝看著甜品推薦。

        女孩很快就注意到文星依,她吃了一驚:“是你!”

        文星伊笑著說:“為什麼這麼驚訝?難道我又是第一個客人嗎?”

        女孩愣愣的點點頭,“對啊,真是太巧了,怎麼兩次都是你呢?你是附近的學生嗎?”

       “嗯,Y大的,大一。”

       女孩聽了後,眼睛裏帶著驚訝與喜悅,聲音裏帶著些激動:“真的嗎?我也是Y大的,我大二了,說起來,你還得叫我歐尼呢。”

        文星伊的內心頓時風起雲湧,但是她還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帶著冷靜的笑容說:“那我可以知道歐尼你的名字嗎?我叫文星伊。”

       “我叫金容仙。”金容仙笑得很開心,雖然平時也會經常遇到Y大的學生,但是像這樣巧的還是第一次。“那你要點什麼?”

        文星伊這時才真正笑開,笑得時候會現出她的印第安酒窩,眼睛彎彎的像月亮,“那我要兩個原味甜筒好了。”

       那天,文星伊得出一個結論,就是,甜筒要經常買。

 -------------------------------作者自带分割线----------------------------

这篇文章并不是我之前说的那位同学的故事,那个故事还在酝酿中,这个是我的经历,但是我没有买两个甜筒,撩妹套路是我后知后觉的ORZ。这个不是在卖广告啊,只是文献看烦后的脑洞,算是一个小甜点啦。

第一次写日月,可能有些梗会用得不对,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指出来,还有写得不好的地方也欢迎大家批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报道

来个报道吧,今天听了一位同学的故事,突然很想把它写进日月里面,所以来做一个预告先,但是因为最近事情很忙,所以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上来,而且还有其他的坑要填😂,所以如果哪天我开始发上来了,也请不要催更,欢迎评论和点赞,但是请不要催更,听说老福特里有很多台湾木木和香港木木,所以我发文的时候会简繁体都发的。最后再说一次,请不要催更😂

突然想起我很久很久很久没在lofter上发过东西了,国庆之后要成为希寡产粮手才行

学业水平居然没有过,感觉天都黑了,一月份别人都忙着高考备考的时候,我还得抽空复习物理,唉物理,我要与你相爱相杀到几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