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 ♚

懒人一个,幻想狂

第二个半价(2)【简繁体】

『简体』                                                                                                       一开始金容仙觉得文星伊是个cool girl,染着蓝色头发,带着冷淡的表情 ,即使在自己对她说“你是我今天的第一个客人哦”时也只是微微一笑。

不过当文星伊把左手的甜筒递给她时,她却莫名地觉得很温暖。果然冰冷的外表有着一颗温暖的心啊,金容仙在心里下了个定义。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金容仙每次去上班都带着一些期待,偶尔没有客人的时候,她就发发呆,看到原味甜筒的图片,就不禁想起那天那个蓝色头发的女生,说不清为什么会对那位女生抱着一种期待的心情。“伊桑黑,为什么我总是忍不住想起她呢?”金容仙觉得自己是在是太奇怪了。

直到那天,当文星伊再一次成为她的“第一个客人”时,金容仙才有点明白,或许这就是喜欢的心情吧。她想了解对方,于是试探性地询问对方是不是附近的学生。

Y大的学生,YES!大一,太好了。名字叫文星伊,真是个好听的名字,眼睛里也是带着星星啊。并且,这人笑起来跟不笑或微微一笑差别有点大啊,印第安的酒窝看起来有点可爱诶,金容仙的内心里都是戏。

以前,金容仙总是吐槽麦当劳的“第二个半价”,因为对于单身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个惩罚,可是当文星伊再一次将左手的甜筒递给她时,她在心里收回了对它的吐槽。

尽管金容仙很想和文星伊聊久一点,但她是个有责任心的人,清楚自己还要工作,而文星伊也知道金容仙有工作在身,不方便聊天,所以两人没有聊很久,等到文星伊将甜筒吃完,两个人也就聊完了。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想见那个人的心情也会变得迫切起来。文星伊现在就是这样一种心情。尽管文星伊是大一,但是课有点多,在学校里很难和金容仙见面,所以,文星伊去甜品站的次数更加频繁了,从一星期一次,到一星期两次再到每天一次。虽然不是次次都会买甜筒,但是买甜筒的时候总会买两个。

因为金容仙在工作的缘故,两人每次聊的时间不是很长,但这并不妨碍文星伊加深对金容仙的了解,比如金容仙喜欢辣炒年糕喜欢到可以当饭吃的地步,不喜欢吃蔬菜等等。

文星伊还喜欢对金容仙说油腻的话,比如当金容仙问她为什么天天都来甜品站时,她会回答“因为你美。”又比如当金容仙向她抱怨有些人来了好多次了,但是好像都不记得她时,她会对金容仙说:“我不就记得你了吗?”诸如此类的情况在她们熟了以后出现过很多次,但是,金容仙每次都是一边打她一边说“伊桑黑”,这让文星伊不免有点失落。

这种失落的情绪被文星伊的高中兼大学同班同学丁辉人察觉到了:“欧尼,你最近有点奇怪啊。”

“哪里奇怪了?”

丁辉人凑前说:“这段时间总是可以看见你在傻笑,但是笑完之后又总是失落地叹气,最重要的是,你身上总是带着麦当劳甜筒的味道,你不是不喜欢吃雪糕的吗?”

文星伊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的确是有一股淡淡的甜筒的味道,“这你都能闻得出来,丁辉人,你是狗吗?”

“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星伊欧尼,你是谈恋爱了吗?”

这句话刚巧被过来找她们的同样是高中兼大学同学的华莎听到了:“谈恋爱?星伊欧尼你谈恋爱了?”华莎觉得文星伊在谈恋爱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虽然她平时总是说着油腻的话,还常常做出撩妹的举动,但是却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也没看她喜欢过什么人,感情生活单调到让华莎都快怀疑文星伊性冷淡了。

面对两个妹妹的逼问,文星伊有些不知所措:“没有啦,只是,只是有喜欢的人了。”

“谁啊?”丁辉人和华莎不约而同地问。

“你们两个干嘛那么好奇啊。”说完,文星伊就像逃跑一样离开了。但是两个妹妹的问题也提醒她了,那就是,她要什么时候才能表白啊。

文星伊生平第一次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怂。

--------------------------简繁体分割线------------------------------------

一開始,金容仙覺得文星伊是個cool girl。染著藍色頭髮,帶著冷淡的

表情,即使在自己對她說“你是我今天的第一個客人哦”时也只是微微一笑。

不過當文星伊把左手的甜筒遞給她時,她卻莫名地覺得很溫暖。果然冰冷的外表有著一顆溫暖的心啊,金容仙在心裏下了個定義。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金容仙每次去上班都帶著一些期待,偶爾沒有客人的時候,她就發發呆,看到原味甜筒的圖片,就不禁想起那天那個藍色頭髮的女生,說不清為什麼會對那位女生抱著一種期待的心情。“伊桑黑,為什麼我總是忍不住想起她呢?”金容仙覺得自己是在是太奇怪了。

直到那天,當文星伊再一次成為她的“第一個客人”時,金容仙才有點明白,或許這就是喜歡的心情吧。她想瞭解對方,於是試探性地詢問對方是不是附近的學生。

Y大的學生,YES!大一,太好了。名字叫文星伊,真是個好聽的名字,眼睛裏也是帶著星星啊。並且,這人笑起來跟不笑或微微一笑差別有點大啊,印第安的酒窩看起來有點可愛誒,金容仙的內心裏都是戲。

以前,金容仙總是吐槽麥當勞的“第二個半價”,因為對於單身的人來說,這簡直是個懲罰,可是當文星伊再一次將左手的甜筒遞給她時,她在心裏收回了對它的吐槽。

儘管金容仙很想和文星伊聊久一點,但她是個有責任心的人,清楚自己還要工作,而文星伊也知道金容仙有工作在身,不方便聊天,所以兩人沒有聊很久,等到文星伊將甜筒吃完,兩個人也就聊完了。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想見那個人的心情也會變得迫切起來。文星伊現在就是這樣一種心情。儘管文星伊是大一,但是課有點多,在學校裏很難和金容仙見面,所以,文星伊去甜品站的次數更加頻繁了,從一星期一次,到一星期兩次再到每天一次。雖然不是次次都會買甜筒,但是買甜筒的時候總會買兩個。

因為金容仙在工作的緣故,兩人每次聊的時間不是很長,但這並不妨礙文星伊加深對金容仙的瞭解,比如金容仙喜歡辣炒年糕喜歡到可以當飯吃的地步,不喜歡吃蔬菜等等。

文星伊還喜歡對金容仙說油膩的話,比如當金容仙問她為什麼天天都來甜品站時,她會回答“因為你美。”又比如當金容仙向她抱怨有些人來了好多次了,但是好像都不記得她時,她會對金容仙說:“我不就記得你了嗎?”諸如此類的情況在她們熟了以後出現過很多次,但是,金容仙每次都是一邊打她一邊說“伊桑黑”,這讓文星伊不免有點失落。

這種失落的情緒被文星伊的高中兼大學同班同學丁輝人察覺到了:“歐尼,你最近有點奇怪啊。”

“哪里奇怪了?”

丁輝人湊前說:“這段時間總是可以看見你在傻笑,但是笑完之後又總是失落地歎氣,最重要的是,你身上總是帶著麥當勞甜筒的味道,你不是不喜歡吃雪糕的嗎?”

文星伊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味道,的確是有一股淡淡的甜筒的味道,“這你都能聞得出來,丁輝人,你是狗嗎?”

“問題不在這裏,問題在於,星伊歐尼,你是談戀愛了嗎?”

這句話剛巧被過來找她們的同樣是高中兼大學同學的華莎聽到了:“談戀愛?星伊歐尼你談戀愛了?”華莎覺得文星伊在談戀愛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雖然她平時總是說著油膩的話,還常常做出撩妹的舉動,但是卻沒有談過一次戀愛,也沒看她喜歡過什麼人,感情生活單調到讓華莎都快懷疑文星伊性冷淡了。

面對兩個妹妹的逼問,文星伊有些不知所措:“沒有啦,只是,只是有喜歡的人了。”

“誰啊?”丁輝人和華莎不約而同地問。

“你們兩個幹嘛那麼好奇啊。”說完,文星伊就像逃跑一樣離開了。但是兩個妹妹的問題也提醒她了,那就是,她要什麼時候才能表白啊。

文星伊生平第一次不得不承認自己有點慫。

----------------------------------碎碎念分割线------------------------------------------

复习累了,然后就打了第二篇,突然觉得自己好勤快哈哈哈。

不知不觉就快期末考试了,然而我的笔记还没整理完,唉

有没有觉得这一章有点乱或不合逻辑?我当局者迷可能看不到

下一章应该就是结局了

评论

热度(32)